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vian's Blog

life is a long journey

 
 
 

日志

 
 
关于我

小银子,双鱼座,ab血型。有点文艺的小青年 旅游,单反,胶片机,甜点,电影,音乐, 什么东西都喜欢折腾一下 但是到现在一直坚持的貌似只有。。。旅游(笑) 温开水性格,也有极端和固执的一面

网易考拉推荐

里斯本的狂欢夜(第三日续)  

2012-03-19 03:12:03|  分类: 旅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里斯本的狂欢夜(第三日续) - 小银 - Vivians Blog
 
 

March 8th  

 

我记得一年前上一门叫 management communication的课程时,其中的一个作业时要求我们每个人准备一个五分钟的presentation,题目不限。而我的葡萄牙组员讲的就是里斯本的夜生活。这里每天夜里的酒吧都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和本地的居民。所以不在里斯本体验夜生活的话就是一次不完整的旅行。前两天才错过了fado的我,自然不愿意再蹲在旅店。

 

当天旅店又添加了一位新旅客,来自阿根廷的大帅哥(原谅我实在想不起名字了,就以x代替好了),而当天也是意大利小伙子alexandra在里斯本的最后一夜,所以大家决定去酒吧为他送行。于是10点半左右,两个德国女生vivian和antonia,两个来自巴塞的女生laura和andrea,Alexandra,x和我就蹬蹬的出门了。Vivian她们每日都出去酒吧,所以就轻车熟路的带我们在bairro区里面穿梭15分钟以后到了一家叫bali的酒吧,人还不多,只有一个鼓手,贝司手兼主唱唱着满大街都知道的欧美榜单上top3歌曲。所以对我来讲,有点小失望,喝了一轮啤酒以后,大家又跑去点特大杯的caipirinha(巴西的国酒),原因是因为在大家都喝啤酒的时候,x同学一个人点了caipirinha然后拿着这杯酒到处招摇过市,遇到谁就把习惯递过去要他尝尝,所以这杯特大杯的酒的一根吸管就在我们之间被每个人的嘴吸过,但是很没出息的是,它确实比啤酒好喝很多,所以喝完啤酒大家都跑去要了一大杯来捧着喝,这个时候,x却骚包的跑去点了另外一种caipirinha,应该是把白砂糖换成了黑糖,又开始他的第二轮招摇,。。。这丫永远走在我们前面,大家又开始很没出息的去咬他的吸管了。

 

还不到一个小时,小小的酒吧突然就挤爆了人,主唱也换成了一个黑人女歌手,不得不说她的嗓子太漂亮了,连口水歌在她唱出来都很有号召力,所以下面的观众开始很给力的附和,就跟演唱会一样,主唱把话筒往下面一方,大家就开始集体大合唱,喝了酒的我,也开始有点觉得好玩起来。好玩的是,大概这边的游客大多每日都在酒吧晃荡,不一会就不停有人过来和vivian她们打招呼,看样子都是这几日夜里在不同酒吧认识的其他游客,大家已经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更好玩的是,我和laura她们晃悠的聊天了一会转头,居然发现x同学和vivian抱在一起接吻了,尼玛这才多久啊!瞬间想到我那个一吻以后就陷进去的同学,大概她的波兰情人现在也在某个角落和另外一个人接吻吧。在国外旅行,大概艳遇的纪律比在丽江高上n倍,但是,艳遇就只是艳遇,酒醒以后,各奔一方,所以姑娘们还真别放在心上。写到这里,突然想写写一个小插曲,2年前我的室友在巴西待了1年工作,她没事的时候给我讲很多南美洲的风俗习惯,其中一点就是,通常男女生在确定关系之前会有一个阶段叫做flirt,这个阶段的男生可能会同时和几个女生约会或是接吻或是发生关系,但是他们之间却并没有约定的关系,这样的阶段是用来试探双方是否合拍。这个类似于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于是有一个巴西男生在某一次环境下就自然而然的吻了一个中国姑娘,但是悲剧的是这个中国姑娘自然而然的以中国的习俗来判断,他都吻他了,所以他就是她男朋友了。于是后来发生的事大家可想而知,女生追着男生每天电话短信,看到他和其他女生在一起就差点上去杀人灭口了。反正这个巴西男生给我朋友大道苦水,外加再也不敢碰中国女生了。

 

12点左右,大家从酒吧出来,准备换一家酒吧,这几日一直在旅店做pub crawl的一个小伙子跳出来在我们每个人的衣服上贴了类似于优惠券的东西叫我们去一家酒吧。而vivian她们又被其他朋友拉去了旁边的酒吧,我站在门口并不喜欢里面的气氛,于是问markus(这丫是某个时候突然出现在bali的)他是否想进这个酒吧,他也摇头,所以,laura,andrea,alexandra和我被markus带着,继续穿过曲折的石板路,到了一家更加隐蔽的巴西小酒吧,里面小到只能容纳几个人,有巴西的歌手在弹吉他唱歌唱着原汁原味的巴西小调,有几个印尼安人模样的中年游客在和着节拍跳舞,吧台后面只有一个忙忙碌碌的调酒师,但是大家都很喜欢这里,所以就要了啤酒也加入了他们。几轮酒下来以后大家都开始放的更开,根本没有舞姿可言的alexandra旁如无人的跳着他的自编舞蹈,自顾扭动,连waiter都在吧台后面偷偷的笑,而我已经开始教laura和andrea跳新疆舞了。我一直讲差不多了我不喝了,而他们发现,只要不停的劝我,我就会妥协,然后加上一句,我只喝一点点哦。所以到最后,每次大家都把酒杯摆在我面前,加上一句,就一点点,一点点。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laura还在给大家讲我一点点的故事,冏!。。。。。

 

就像中国的酒文化,本来这几日和laura,andrea并不熟悉,但是在一起喝了酒以后,自然就亲切了起来。拿着酒杯在酒吧门外休息的空挡,聊得话题也多了起来。也是这个时候我发现我的巴塞朋友diego讲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你之所以西班牙语讲的不利索的缘故就是因为你的龙舌兰没喝够”,因为这个时候,无论我的西班牙语有多蹩脚,我已经开始拒绝讲英语了!

 

若是只在白天旅行的游客大概会错过这样一幕,半夜的里斯本老城区,路边的橘黄色灯光斜斜的照在石板路上,虽是半夜,狭窄的路的两遍却站满了拿着酒杯交谈的年轻人,时不时在某一个人群里面发出狂欢的声音,连石头路的缝隙里面都是慢慢的啤酒瓶的渣滓。我坐在一辆停靠的车上,一边和朋友交谈,一边观察着人群,享受着正在进行的里斯本夜生活。Markus趁着兴浓,又要了一排纯伏特加shot,大家在大街上干杯一饮而尽,滚烫的酒精顺着喉咙下肚,好想要把这股兴奋劲儿带到身体的最深处。半夜时候,大家在回家的路上又重逢了vivian她们,而alexandra还不尽兴的又跳上了出租车去下一家酒吧,这里是他的最后一夜,他已经决定要和他蹩脚的舞蹈持续到天明。

 

回去的路上,已经和laura谈的很开心了,她个子不高,长的很妩媚,那双眼睛随时都可以放电,她的英文不好,而我的西班牙语也很糟糕,但是我两都试图用单薄的语言来向对方解释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想法和理解,她告诉我她现在在巴塞的郊区种植有机蔬菜。她没有宗教信仰,她也不喜欢国家的存在,她觉得人应该作为世界公民而存在,她同情第三世界那些每日劳作却收入微薄的劳工。而在很多地方,我们都持有相同的观点,大有点相见很晚的感觉。走到旅店的楼下,大家还意犹未尽的站在门口聊了很久的天。而里斯本的天,也成了这微醺的谈话下北京,慢慢的发白了起来。


完整更新ing帖子: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8144076/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